您现在的位置是:南昌市 >>正文

刺刀见红,华为推出HMS欲与谷歌GMS试比高

南昌市26人已围观

简介文|3eLife昨日晚间在华为方面召开的终端产品与战略线上发布会中,除了带来包括MateX的升级版MateXs、MatePadPro5G平板电脑、MateBookXPro笔记本电脑,以及两款Wi-Fi...

文|3eLife

昨日晚间在华为方面召开的终端产品与战略线上发布会中,除了带来包括Mate X的升级版Mate Xs、MatePad Pro 5G平板电脑、MateBook X Pro笔记本电脑,以及两款Wi-Fi 6+产品在内的新款硬件产品之外,最为引人瞩目的则当属其正式面向全球市场推出了华为HMS Core战略,以及全新的HUAWEI AppGallery应用商店。

终于来了,这可能是很多关注华为的朋友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没错,相比于更加宏观的鸿蒙,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无疑是现阶段更具可行性的一步棋,而在此前犹抱琵琶半遮面许久之后,华为方面也选择了放弃幻想,直面挑战。

事实上,HMS并非突然出现,在此前华为被美国列入所谓的“实体清单”之后,尽管说Android依旧对华为敞开大门,但谷歌作为美国企业也必须遵守相关规定。而众所周知的是,Android是由ASOP(Android 开放源代码项目)与GMS两部分组成,其中前者是完全免费,但后者却属于谷歌,因此GMS(GoogleMobile Service)就开始对华为无限期关上了大门。

既然刀已经被谷歌架在了脖子上,情况俨然不会更糟,那么HMS的推出也就成为了最好的回应。特别是在华为端出HMS Core 4.0前夕,谷歌还曾在Android官方社区公开表示,不建议华为手机用户自行安装谷歌移动服务(GMS),而其所给出的理由,则是从隐藏的AOP等不明渠道下载、未经过谷歌官方审查的应用程序存在着被篡改的风险,可能会对用户的手机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与隐私风险。

而早在Android 8.0时代,谷歌方面就已经明确了禁止非认证Android设备运行谷歌APP的政策,使得如今华为的海外用户通过取巧的方式使用GMS服务变得不那么可靠,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谷歌彻底封杀。试想一下,如果谷歌的封锁持续下去,那么Mate 30系列在海外市场的遭遇必然就会成为华为其他手机产品的常态,而这无疑是华为所不能容忍的。

至于说GMS以及与其同生态位的HMS到底为何重要,可能许多朋友还并太了解,因为国内的安卓生态与海外的Android之间有着微妙的差异。在国内市场,GMS服务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拆解,其账号体系、数据同步、实时推送等功能是由各手机厂商所承担,而Search则有百度、Maps有百度+高德等、Youtube有爱优腾、Play store有各类第一方或第三方应用商店所取代。

我们在这里不妨以欧盟与谷歌之间的关系为例,来说明GMS对于后者的重要性。在2018年夏季,欧盟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迎来阶段性结论,其认为谷歌强迫手机厂商在Android系统中预装Chrome和Google搜索等应用,构成了垄断竞争,并给出了高达43.4亿欧元的罚单。作为反制,谷歌方面当时则决定对欧洲销售搭载了GMS服务的手机产品,收取高达40美元/台的OEM授权费用。这样一来就相当于谷歌将欧盟的罚款转嫁给了手机厂商,而这笔钱最终则还是会由消费者来承担。

因此GMS其实就是以Play store、Search、Maps,以及YouTube等应用在内的一系列谷歌服务的总集,由于这些应用之间互联互通,形成了一个系统框架,并允许第三方应用来调用其中的API,以为Android系统提供更加丰富的服务。而凭借着巨大用户量与强制预装,谷歌则能够通过这些服务上所附带的例如广告功能,从免费的Android系统中获得巨额营收。

而HMS也是如此,其包含了一整套开放的HMS Apps、HMS Core、HMS Capabilities、HMS Connect,以及相应的开发和测试的IDE工具,提供包括华为云空间、华为智能助手、华为应用市场、华为钱包、华为天际通、华为视频,以及华为音乐等众多应用。

初次踏上舞台的HMS要怎样才能成功,华为已经给出了其中的一个答案——砸钱。为了支持HMS的发展,华为推出了高达10亿美金的耀星计划,据悉其将在全球举办超过100场活动支持开发人员,并欢迎全球开发者加入华为HMS生态。补贴或者砸钱的方式几乎是所有不差钱的挑战者共同的招式,并在短期来看效果可能确实明显,但从长期来看,HMS还是要拿出一些能够留住开发者与用户的独门绝技。

在开发者这端,华为则拿出了融合华为芯-端-云能力的新特性。根据华为方面的说法,“HMS Core可以充分为全球各地不同的移动应用开发者提供全方位服务,其安全可信、全球分发、一步接入,以及精准触达全球用户的特性,可以有效降低开发门槛与成本,让开发者专注于本身的应用创新。”

这样的举动对于开发者来说显然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对于开发者来说,增加HMS这端业务所需的成本能否收回无疑才是最大的问题。因此这也转回了用户端,如果没有足够的用户量作为为支撑,Windows Phone折戟沉沙的故事显然并不遥远。但好在华为的优势就是硬件产品足够给力,即便是在去年遭遇打压的情况下,其2019年也实现2.4亿的手机出货量,同比增长16%,并排名全球第二,并且目前AppGallery应用商店已覆盖170余个国家,月活跃用户超过4亿,已经有5.5万个APP上架,已经成为仅次于Google Play和苹果APP Store的全球第三大应用商店。

然而尽管有着基数庞大的用户规模作为支撑,但目前HMS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其实不是谷歌从Android层面上的打压,也不是应用生态是否丰富,而是其能否拿出对标Play store、Search、Maps、YouTube等等这些鼎鼎大名,并且市场占有率超高的标志性应用。如果能够完成对于这些应用的完美替代,显然HMS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事实上,华为如今所走的正是苹果曾经走过的路,目的无疑则是通过软硬件结合最终将整个生态一手掌控。而对于HMS来说,即便不能大获成功,只要可以重新让华为旗下的手机产品出货量增长幅度恢复到被列入实体清单前的水平,其实就已经具有了非常积极的意义。这对于华为重塑Android生态的格局也或将会有非常深远的影响,也代表着硬件厂商除了参与Android系统设计之外,在话语权上也能再进一步提升。

但GMS作为谷歌从Android生态中攫取利润的核心,华为的HMS想要成功显然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毕竟这一对决同时也是软件与硬件究竟谁才更能影响消费者的一次判定。

Tags:

相关文章

  • ​特朗普出席美国海军“安慰”号医疗船出发仪式

    南昌市

      当然你可能会说,10%的项目能赚钱,还有这么多去创业,难道不是泡沫。...

    南昌市

    阅读更多
  • 一图看懂上海优化营商环境3.0版

    南昌市

      它是一个有门槛的职业,未来持续性依然让人焦虑  而与全员雇佣,场地办公的模式不一样的是,自由职业者也更像罗胖所说的U盘式生存:“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

    南昌市

    阅读更多
  • 菲律宾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国防部长自我隔离

    南昌市

    这与公司的大小没有关系,你开始干第一天就要思考这一点。...

    南昌市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