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小成本电影《饥饿站台》:真是太敢拍了

文|电影界

西班牙小成本电影《饥饿站台》,最近很火。

这部电影是一部寓言式的小品,没有多么复杂的人物关系,也没有过多的场景,只是简简单单地讲述了男主来到一座监狱塔之后发生的故事。

故事一开始,男主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戒烟,于是他自己主动来到了监狱塔。

本来他以为这里是人人平等、不愁吃喝、自由浪漫的乌托邦世界,结果当他进来之后,真正地了解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是人间炼狱,永远走不出的炼狱。

一、社会

男主来到监狱塔之后,发现监狱塔把人分成了等级,最上层的是管理者,然后从一层开始是被管理者。

管理者每天都会精心的为被管理者准备丰盛的晚餐,然后从一层到最后一层依次传送。

上层人自然是丰衣足食,酒足饭饱,没有任何的怨言,然后到了中层凑合着还是能吃饱,并且相对而言依然有一定的优越感。

等到了底层人这里,餐桌上连骨头都没有了,他们为了生存只能丧失人性,保持兽性,吃同伴的人肉而活。

这个时候人性何在?

这个世界上最经不起考验的是人性,一个人在批评另一个人的时候,想一想他有没有自己所拥有的生存条件。

不要站在道德高地,去批判一个为了最基本的生存而铤而走险的人。

当然了,也不能鼓励这种行为,应该感到悲哀,为什么会把人逼到铤而走险的地步。

面对底层人的困境,上层的人有不可逃避的责任,但是往往上层人会高高在上,一副事不关已的态度。

这就是《寄生虫》里,宋康昊演的父亲,要杀金社长的原因。

面对弱小困难群体,上层人的态度至关重要,稍稍多一点关心,人性的光芒稍微稍微闪烁一下,金社长的命运可能就会不一样。

二、体制

马斯洛的社会需求理论,讲了一个清楚的道理,一个人处在不同的社会等级,就会有不同的需求。

《饥饿站台》里下等人的需求是生存,中等人是得过且过,上等人是享受酒足饭饱的生活。

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忘了一个事实,他们的管理者制订了明确的规定,那就是所有人的楼层一个月一变,这就在监狱塔内部形成了阶级流动。

上层人有可能就会变成下层人,下层人也有可能变成上层人,那么这就说明监狱的管理者制造了一个骗局,监狱里的所有人都被这种管理者制造的体制所蒙蔽了。

在这样的体制里,没有一个人是最终的胜利者,就算这一个月能够吃饱,下一个月仍然有可能变成最底层的人,生活根本没有保障,更别提人活着的尊严。

只有管理者,体制的制定者才是上层人,他们的生活自然有保障,可是这种保障是建立在被奴役者的基础之上。

三、革命

男主进入了监狱塔之后,慢慢了解了人性的扭曲,也了解了体制的根本问题,于是就在监狱塔之内掀起了一场运动。

任何运动开始之初,都会有一位运动先驱,然后在先驱的带领之下,摸着石头过河找到最合适的方法论,最终达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效果。

《饥饿站台》里运动的先驱,是一位亚裔女性,她不说一句话,只是往下走,所有人都想往上层走,只有她往下层走,她在寻找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希望的火种。

在运动先驱的启迪之下,男主联合起了一位体格健壮的黑人,这位黑人代表的是先进的生产力,然后他们一起往下层走。

下层的人,一时半会理解不了他们的行为,自然也不会支持他们的行为,他们在思想上是落后阶级。

他们只是要生存,谁给他们饭吃,他们就跟谁走,谁最后能胜利,他们就跟谁走。

在运动的过程中,男主和黑人还遇到了一位智者,智者告诉他们不应该直接使用暴力,应该先和平谈判,然后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再使用暴力。

智者显然是有点天真,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没有枪杆子,不仅敌人不能够战胜,甚至连一些两面派人物都会左右不定。

《饥饿站台》这部电影从电影的角度来看,就是一个高概念的先行,然后通过的大量社会寓言,揭露了一些社会问题和人性问题。

这样的故事,本身的文本意义巨大,解读空间也巨大,但是要明白评论不是乱评,解说不是胡说。

正如电影中的各个肤色种族的人民参与运动一样,值此全球一体化抗击疫情之际,所有的国家也应该团结起来。

各个肤色种族的人民,都应该参与进来,贡献自己的力量,才能够最终战胜疫情,留下希望的火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