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536例却要“封国”,印度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文|经观财经眼 大树维维安

神奇的国度,开挂的民族,连数据都充满了BUG。

截至今天的数据统计,13亿人口的印度,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仅仅536例,新增确诊则仅仅为17例!

对比一下,人口3100万的马来西亚1624例,2亿的巴基斯坦972例,连1亿人口的弹丸小国菲律宾,都有552例……

你说奇怪不奇怪?不戴口罩,不检测,不隔离,印度几乎是和全世界对着干,但究其效果,就是这么牛掰。

有点儿不符合常识。

要么,印度真的有旷世神药,要么,印度就在玩掩耳盗铃。

果不其然,印度深埋了一个多月的惊雷,炸响了……

01

“别让印度倒退21年!”

总理莫迪急了。

莫迪担忧的,不仅仅是印度的经济,而是疫情。

从莫迪个人的角度来说,来自于他的一系列推特,就已经释放出局势恶化的信号。

翻译过来,言下之意是,从个人立场而言,他将不参加印度的洒红节的任何活动。

有好事者质疑了,一个稀松平常的节日party,总理不参加,有问题吗?

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无关痛痒,你可能不知道洒红节对于印度的意义。

洒红节也叫“胡里节”、“色彩节”,是印度传统节日,也是印度传统新年(新印度历新年于春分日)。

总理不参加新年集会,对于仪式感超强的印度人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

很显然,莫迪在释放一个危险的信号。

第一点,参考英国女王搬出白金汉宫的动机,尔后甚至爆出了英国王储新冠肺炎检测阳性的消息。莫迪拒绝参加新年活动,某一方面来说也是在“自保”。

第二点,对手下各邦政府人士旁敲侧击:我都不参加了,你们组织集会时一定要悠着点……

第三点,给印度百姓释放出明确的信号:此时此刻,我不搞“一刀切”是尊重大家的信仰,但大家也有必要跟着政府的号召走。

莫迪释放的暗号,让印度人心凉了一半。

02

除了莫迪个人的言行,印度政府的行动也很有意思。

与其说封国之举是“防患于未然”,倒不如说是在亡羊补牢。

早在11日晚,印度官方就宣布,从3月13日至4月15日,除外交、公务、联合国/国际组织、就业和项目签证外,所有已签发的访印签证都将暂时停止使用。

如果针对此前报道中的印度疫情形势来说,停签证,相对于断绝输入性病例,这对于本土病例并不多的印度,已经够了。

但3月24日,印度政府话锋一转,居然又主动升级到“封国”的路子上来。

莫迪宣布,从当天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21天的“封国”措施。民众没有紧急事务不许外出,学校、工厂、办公场所、购物餐饮娱乐场所等全部关停,公交、地铁、航班、大巴、出租车等各类公共交通也暂停运行,仅保留部分运力供医务等执行紧急事物的人员使用。

更有甚者,在新德里熙熙攘攘的街道和火车站以及大街上,印度警察用藤条棍棒当街抽打不听话出门闲逛的人。

从行政动员升级为行政强制,甚至还有相应的处罚,补救信号非常明显。

这十多天内,印度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严重到要改成“封国”?

要知道,“封国”其实是印度不能承受之重——不仅仅发达国家设在印度本土的大量代工厂要面临关停和裁员,印度的失业率会飙升,国内的农产品出口也会成为大问题。

03

印度,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而这个坑挖得很深,再不力挽狂澜,就无法挽回了。

众所周知,印度前期对待疫情相当“佛系”,不隔离,不检测,甚至也不治疗。

官方置若罔闻,印度老百姓的文化水平和信息获取能力又不足,自然就跟着政府的定调走,仿佛来自近邻中国的事情和他们毫不相干。

有人在安拉阿巴德的街头走访,一个擦鞋匠甚至都不明白新冠病毒是什么,更不明白要如何防控。

其实也好理解,传统价值观中的印度人,本来就对生死付之一炬。

登革热、鼠疫、疟疾这些传染病来了一轮又一轮,也没让印度人停止在他们的土地上载歌载舞。对恒河“圣水”赐予族人的免疫能力,印度人暴露出了迷之自信。

比起登革热等世纪大灾难而言,新冠肺炎对于印度人,可能比小号的流感还要小号。

但这一次,印度人可能犯了思维定势的错误。

一方面,新冠肺炎对于人的免疫系统并非像过往的病毒一样“欺软怕硬”,甚至在欧洲,运动员、青壮年劳动力得新冠肺炎的比例相当之高。

西甲劲旅瓦伦西亚,就因为去亚特兰大参加了一场欧冠联赛,队中30%的人都染上了新冠肺炎,而且几乎无一中老年患者。

所以说,年轻人的免疫能力再强,也没什么卵用。

甚至根据WTO的现身说法,免疫系统比较强的人,不感染还好,一旦感染,更容易造成炎症风暴,导致病情恶化。

印度人本来卫生习惯较差,所谓的“免疫能力强”实际上是让他们长期暴露在亚健康状态之下的结果。而新冠肺炎最擅长的就是打破人体各器官在亚健康状态下的均势。

所以,指望恒河水里的重金属成分像筛子一样净化病毒,印度人恐怕是在活扯淡。

印度的广大人群中,出现感染患者但无症状或症状轻微的比例,可能还不少。他们平时依然活蹦乱跳,一旦发病,很可能就是重症至死亡。

3月12日,印度报告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在死后才被确诊。

这就是赌“免疫力强”的结果——毫无征兆的死去。

别忘了,就算特殊个体的免疫力再强,印度也还有13亿人口。

这13亿人口,总不可能个个都“身怀绝技”,能够自我净化吧?并且有超过大约4.5亿的印度人堪称“流动打工族”,在各地奔波寻找工作机会。

如果其中出现了一两个感染力超强的“毒王”,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即便假设印度的人口流动非常规停止,印度的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米420人,而孟买则为30000人,在这种密度下,像中国一样隔离是做不到的,而不隔离的后果,可以参考“钻石公主号”的惨状。

印度今天的封国,才算是勉强有点儿“居家隔离”的味道,但从发现第一起病例到现在,时间跨度甚至超过了疯狂补锅的意大利。

按照经验上疫情的传播速度,印度的亡羊补牢,还来得及吗?

04

况且,印度是个标致的宗教和自治国家,特别的国情之下,防控难度要比同人口体量的中国大了若干倍。

印度人口的70%生活在农村,相比于城市,那里地处偏远、语言不通、生活贫困。

让这30%的人口有条件,有准备的接受政府的指示而隔离,甚至是主动去接受检查和汇报行踪,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而在印度,地方各个邦拥有高度自治权,甚至于税收都可以独立开来,这就导致,统一思想与行动的难度非常之高。

别提联防联控了,各邦在疫情上各自为战,谁也不服谁。

整个三月份,印度国内的新闻媒体宣传中,对疫情误报,漏报的报道不绝于耳。

此外,印度民众的认知能力也很堪忧。

宗教国家为数众多的宗教人士,对疫情走势的影响必定是潜移默化的。

意大利已经有40多名神职人员感染新冠,交叉感染的信教群体更是无法统计,而韩国的异教徒甚至专门组织了街头集会来对抗强硬的政府,成为了韩国的最大隐患。

再来看印度,印度教的教义并没有那么无稽,但却给予了印度人民坚定集会,以求“渡劫”的信仰。

近日,印度瓦拉纳西某寺庙为了祈求疫情得到控制,给神像戴上了口罩。他们对信徒表示,只要不触碰到神像,就能遏止住病毒的传播。

3月9日,印度孟买群众在洒红节庆典上,用一支带火的“注射器”,点燃了一座15米高的新冠病毒塑像,象征着人们战胜了这种致命性病毒。  

更搞的是,3月11日,多名女性围坐在一起合唱,要“新冠病毒走开走开”。

事实上,不管印度人民信不信这样“抗疫”的成果,即便是他们不信,那也会义无反顾投身其中——在印度人眼中,来世要比现世重要。在隐忍的世界观中,疫情甚至是牺牲现世的享受,来换取来生的“福报”。

如此一来,政府就更加难办了。

你怎么能像意大利市长一样,驱散“好心”举办抗疫仪式,而不是聚众滋事的印度教徒呢?

这次“封国”,印度只是暂停了常规活动,但洒红节临近,政府对宗教活动的约束力想必依然很弱,而这又会严重打击到“封国”的成效。

05

最后无奈的一点是,印度人自身的选择,其实也不多。

13亿人口,如果有很多感染了,印度人能怎么办?像中国一样,社区隔离,应收尽收,100%检测?

并不现实。

2019年,印度政府卫生支出仅占其GDP的3.7%。尽管印度推行免费的公共医疗,但医疗水平极低,每万人的医生数量仅为8人,相比之下意大利为41人。

尽管目前印度政府已全面扩大实验室检测能力,但即使全国满负荷运转,每日也仅能测量5000个样本,这在印度巨大的人口体量面前微不足道。

如果医疗资源不够,你得鼓动全民进行自我隔离防范的话,对不起,1.6亿的印度民众甚至无力获得自来水。

他们的生活用水甚至都要从恒河里打来,你怎么说服他们在家使用洁净的水源,甚至是用洗手液、酒精来进行居家消毒?

至于“印度款”的方舱医院,可能也不现实。

印度最富有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在疫情期间一间隔离病房都被塞进了50多人,考虑到印度各邦财政收入的差距还挺大,其他邦的医疗支援能力,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除非印度真的到了异常严峻的时刻,不然,拮据的各邦政府是很难以在医疗资源上兴师动众,大兴土木的。

这就意味着印度人得了病,还得在没有严谨隔离的情况下居家硬扛,或者是在医院门口的地上排队躺着等待救援。

而这样,又会增加更多的二次,三次感染者,导致局面越来越难以收拾。(高密度下的近亲属、医护,甚至是街坊邻居等等)

所以,印度现在的问题很多,唯一值得庆幸的因素可能就是天气了——但东南亚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同样疫情严重,日本奥运会甚至被从炎热的夏季往后推了一年,大概国际上已经形成了“新冠病毒可能不怕高温”的共识。

强颜欢笑的印度,手里头还能剩下什么筹码?

大概印度人现在最大的资本,只剩下他们乐观的天性了吧。

无奈宣布“封国”的印度,这次可能真的遇上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