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未来最稳定的制高点:一个小微企业主的自救之路(三)

文|中外管理杂志 袁国术(国术科技创始人、CEO )

编辑|辛国奇

全球疫情还在蔓延,不少国家的疫情传播愈演愈烈,但中国作为最早的“抗疫区”,距离最终的彻底决胜已经越来越近,时针正快速地从“抗疫”转向复工复产。

国术科技二月初提前线上复工,至今将近两个月。随着环境的好转、疫情期间远程协作的患难真情,以及现实的业务需求,大家回到公司上班的心情越来越迫切。在协助员工安全防护和配合政府“抗疫”行动的前提下,大家暂时约定四月初公司“开门”。

全员“抗疫”的这两个月,大家各尽所能地保持或开拓业务,但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我必须多思考一个问题:在防止现金断流的基础上,我们今后最应该朝哪个方向努力?因为如果方向不对,浪费的不仅是资源,还有时间。资源有时还能重组,但时间不行,毕竟每个人的青春都不容辜负。

我恰好在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担任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如今遇上新冠疫情,也算是经历了一个轮回。同时,我在2010年二次创业,到今年也正好走过10年,正是反思与展望的时间窗口。对公司制高点这一方向性问题的思考和回答,不仅会影响我们能不能安全挺过眼前的疫情,还有下一个10年,我们有可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不再迷恋技术的制高点

我骨子里是一个标准的工科男,对科技、机械、自动化等有着天生的好感。在过去10年,我师从贵州大学谢庆生教授,完成了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的博士学习。日常,除了必须,一般很少坐下来写字。这次的“抗疫”系列文字,也是被媒体好友的一句话打动:公司经营是自己的事情,但“抗疫”写作不是,你的一点光,也许就是很多人的灯塔。所以我答应分享自己的一点心得。

再回到主题上来,作为一个工科男,我从小喜欢摆弄跟科技沾边的物件,尤其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硬科技。因此大学毕业之后从兰州来到北京。本来想去德国留学,后来遭遇非典变故,机缘巧合出任了一家IT公司的总经理,继而成为公司大股东、董事长,在科普行业一干就是七八年。

2010年创立国术科技之后,我觉得作为一家小公司,大的硬科技一时干不了,但可以从边缘做起,一点点往技术的中心靠拢,然后一步步攀登,最终说不定能在某一个领域拥有最牛的技术和产品。

这可能就是一名工科男对技术制高点的偏爱。事实上,我们也做到了。我带领国术科技一点点深耕科普行业,经过多年的努力,成为这一个细分市场的科技创新引领者。从佛山科技馆到中国科技馆,全国上百个科普场馆都有我们的产品。尤其是科技魔轮等拥有发明专利的科普展品多次荣获行业大奖。在全国科技周活动中,国务院主管科技教育的前副总理刘延东等领导也曾亲临展台,给我们点赞、加油。

后来,我们的专利和客户都越来越多,在科普领域取得的成绩,给我和团队带来很多满足感,以至于这个行业的两个缺点,我们也没有太在意。一是科普行业的知识产权意识薄弱,无论科技馆的业主,还是从业的友商;二是科普展品无法大规模复制,没有足够的市场规模和利润率,从根本上限制了我们的发展速度和空间。

早在2015年3月,国术科技专门承办过“2015年北京科技馆展品创新研讨会”,当时的联合主办方是北京市科委与新华网,研讨会核心的结论是科技馆展品也具有一般产品的知识产权属性。时任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崔建军表示:科技馆展品在制作过程中凝聚了创作人员的大量心血,因此在知识产权保护上要进行综合规划、立体保护。

但时至今日,科技馆展品的知识产权保护依然是个大问题。没有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就无法吸引优秀的智力劳动者参与到科普展品研发领域。叠加2017年科普展品下游供应商遭遇环保风暴之后,外协成本大幅增加,整个北京的科普展品企业步履维艰。

“用良心、做科普”,是出于我们对科普事业的热爱。我们拥有多年沉淀下来的跨学科科普研发团队,以及数十项有知识产权的优秀科普展品,仍然占据着在科普细分领域的技术制高点,希望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但自2015年以来,我也渐渐开始反思,也许仅仅占据几个技术制高点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你所在的市场整体水平都偏低,你也只是小矮人群体里的高个子。如果真正厉害的公司杀进来,整个行业都可能不堪一击。

主动接入市场的制高点

对技术制高点的反思与我的一次游学经历有关系。2015年10月,我随薛兆丰、王煜全等师友到硅谷和波士顿调研美国的创新创业,随团的有不少企业家和投资人。我们参访的企业和项目都不算太大,但都登上了某一技术的全球制高点。

这些美国创新科技小公司与我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我想来想去,可能不是有没有独家技术的问题,而是技术背后连通的资本规模和市场化水平问题。换句话说,人家的新技术背后是高水平的产业链,能迅速研发、投产、扩大规模、保护知识产权等等。与我们相比,他们更像是站到了巨人肩上。

这次游学带给我的反思是:不仅要有技术制高点,还必须要有能接入市场的制高点。巨头的小伙伴也许胜过小伙伴的巨头。

从美国回来后,我把公司入口的一面墙改成了专利墙,遴选了公司有代表性的数十项专利证书展示出来,不定期再把一些重要的专利证书更新上去,不断夯实我们的创新文化。

与此同时,我也决定更多地走出去,尤其是跳出国术科技传统的科普展品市场,到巨人的王国里寻找机会,这才有了2016年随北大国发院师生校友到以色列的游学故事——有幸在以色列遇到了Eyeclick公司,很快达成合作,并在2018年上海进博会上结成深度战略合作伙伴:国术科技成为Eyeclick在全球的生产制造中心。

过去两年,国术科技生产的国术Eyeplay商用游戏机器人随着Eyeclick的营销网络销售到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我们在中国大陆的客户,也从原来单纯的科技馆增加了麦当劳、德克士、蒙牛等真正的世界巨头。与巨头合作,既不用担心环保风暴,也不用太担心专利纠纷。即便是遇到了今年特殊的新冠肺炎疫情,麦当劳、德克士等客户的数字化能力足够高,恢复的速度也比同行更快,3月就又给我们下了新订单。

当然,要做巨头的小伙伴也不容易,甚至比做小伙伴的巨头更难。因为你的各项能力和资源必须能对标国际水准,而且能为巨头加分。

国术科技与Eyeclick合作的达成,与我们多年来对技术制高点的追求,以及对知识产权的重视和保护分不开。国术科技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北京市专利试点单位,也是北京市的科普展品研发基地,拥有数十名热爱科普事业的跨学科专业技术人员。同时,国术科技还聘请了知识产权顾问——北京三聚阳光知识产权公司以国际化的律师团队为我们全程服务。

2017年的环保风暴,让我对单纯的所谓技术制高点有了深刻反思。2018年以来和Eyeclick的深度合作,尤其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让我对市场制高点也有了更深的理解。事实上,拥有某一技术的制高点也好,能与全球最高水平的巨人结为伙伴也好,都不能再抱有一锤定音、一劳永逸的念头。每一次的占据制高点,都只能赢得一小段领跑的优势,我们不仅不能放松,而且还要不断地聚集资源和力量,使制高点再高一些。

这次疫情必将推动数字化时代更快更深入地到来,今后几乎所有商业资源的开放性和流动性都会越来越高,可整合性越来越强,其中最重要,也最具代表性的资源就是人。

面向未来,我们既要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团队变得更优秀,更要努力与最优秀的人在一起,与最优秀的公司为伴,也许这就是未来最稳定的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