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股书数据异常,家族持股近九成,国盛智科三闯A股能否成功

文 | 每日财报 郜融莲

近日,南通国盛智能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盛智科)回复了科创板的第二轮问询,内容主要涉及公司业务与技术相关信息披露、疫情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收入及毛利率以及智能自动化生产线等方面。

《每日财报》注意到,国盛智科并不是冲击资本市场的新面孔,其IPO经历颇为曲折—— 2018年先是从主板IPO折戟,再到2019年8月征战中小板,最终又以撤单告终。

兜兜转转两圈后,2019年11月,国盛智科转战科创板继续谋求上市,不知此次公司胜算几何。

IPO道路一波三折,毛利率异常高于同行

据公开资料显示,国盛智科成立于1998年,主营数控机床、以机床设备为主的精密钣焊产品和精密机床铸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金属切削类中高档数控机床以及智能自动化生产线提供商,业务流程覆盖技术研发、方案设计、关键部件研制、软件二次开发与优化、系统集成、安装调试、售后技术支持等环节。

对比国盛智科三次IPO申报资料后,《每日财报》发现,此次公司拟募集资金7.60亿元,相比此前申报中小板IPO时的募资规模多出1.55亿元。

据招股书显示,拟募集的1.55亿元是用来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的。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募资金额也高于公司申报主板被否时的金额。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国盛智科申报主板时拟募资4.08亿元,比此次申报科创板低3.52亿元。

据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2018年国盛智科主板IPO被否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公司数控机床综合毛利率异常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然而,查询此次的招股书后,《每日财报》发现,国盛智科的老问题依旧存在。

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国盛智科数控机床平均单价分别为41.26万元、38.68万元、42.67万元和45.56万元,同行业平均单价分别为64.35万元、59.70万元、61.29万元和47.98万元,公司的数控机床平均单价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然而,报告期内,公司中档数控机床的毛利率分别为31.12%、27.58%、26.89%和25.06%,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国盛智科说明,在平均单价低于同行业公司均值的情况下,公司产品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的商业合理性。

对此,国盛智科表示,公司数控机床的平均单价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但公司的单位成本更低,导致平均单价低于同行业公司均值,而产品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的情况。

具体而言,国盛智科给出的是“公司基础利润率+技术附加值的核心定价机制,有利于维持毛利率稳定”、 “公司高档数控机床销售占比不断上升”、“具有较明显的成本控制能力和成本优势”三点解释。

行业不景气,机床需求持续下滑

数控机床是一种装有程序控制系统的自动化机床,能根据已编好的程序,使机床动作并加工零件,被称为制造业的工作母机。其中,国盛智科擅长的是金属切削机床领域。

但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金属切削机床销量自2014年达到顶峰后,便开始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2019年下降速度明显加快,合计下滑46.80%,下降趋势至今仍在延续。金属切削机床总产量也由2016年的78.30万台下降至2018年的49.00万台,年复合减产率达到20.89%

机床销量的下滑与我国传统工业的产能过剩有着密切的关联。我国传统工业企业素来是机床重要的需求和增长市场,但如今我国钢铁、老式机械等传统重工业产能过剩严重,对机床的需求开始萎缩,机床的销量自然下降。

除此之外,国盛智科还在招股书中表示,我国数控机床行业存在明显的供需矛盾,主要体现在低档数控机床的产能过剩和高档数控机床的供应不足而导致供给侧结构性失衡。

目前国内中低档数控机床已经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但是高档数控机床仍高度依赖进口,主要是因为数控机床产业环境、技术水平仍与先进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导致国产高档数控机床、智能自动化生产线在产品性能、品质方面竞争力整体不足。

据海关总署统计,2018年我国进口机床数量增至1.40万台,以中高档加工中心等为主,进口总额33.79亿美元。由此,也对国内相关领域形成更大冲击。

两版数据不同,实控人父子持股近九成

据公开资料显示,国盛智科在2018年主板IPO折戟后,将会计师事务所由天衡会计师事务所更换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并于2019年3月28日报送中小板申报稿。

而令人疑惑的是,两家不同的会计师事务所,给出国盛智科的2016年的财务数据并不相同。

据国盛智科主板申报稿显示,2016年,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06亿元,归母净利润为6695万元。

在中小板申报稿中,国盛智科2016年的归母净利润变为5765万元,减少了930万元,而公司的营业收入并未发生改变。为何会这样?

值得注意的是,国盛智科还是一家“家族色彩”浓厚的企业。

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潘卫国、卫小虎在本次发行前合计持有公司87.94%的股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据了解,潘卫国与卫小虎为父子关系。

其中,潘卫国直接持有国盛智科5824.85万股,通过南通协众间接持有208.67万股,合计持有6033.51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60.94%,为国盛智科控股股东;卫小虎直接持有国盛智科2485.94万股,通过南通齐聚间接持有186.56万股,合计持有2672.50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26.99%。

除此之外,据公开资料显示,潘卫国的多名亲属也间接持股国盛智科。

招股书显示,潘卫国胞妹卫红燕通过南通协众间接持有国盛智科0.3%股份,潘卫国胞弟卫保国通过南通齐聚间接持有国盛智科0.38%股份,卫红燕丈夫李军通过南通齐聚间接持有国盛智科0.22%股份,卫保国之子周卫飞通过南通协众间接持有0.08%的股份。经计算,潘卫国、卫小虎父子及其亲属合计持有国盛智科88.91%的股份。

由此看来,国盛智科家族企业特征明显,股权高度集中,公司经营活动中如何克服一言堂情况?

从上交所的创业板到深交所的中小板,再到的科创板,从上海到深圳再回到上海。国盛智科一路走来辗转了A股三大战场,可谓是挤破头都想上市。就公司的毛利率异常高企、两版招股书数据不同、股权过于集中等疑问,《每日财报》致函公司需求答案,遗憾的是,公司并未给出回复。此次国盛智科闯关科创板能否成功,《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