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盈利的便利蜂想扩充1万门店,是绝地反击还是烟花易冷?

文|GPLP  李珠江

中国便利店市场人来人往。

2017年至2018年,“便利店”模式站在了风口上,资本热钱纷纷涌入,玩家齐聚。

烧钱扩张,成为这段时间浮躁的便利店行业不约而同的选择。所有的入场玩家都在做着用资本把对方拖死的打算。

主要的玩家其实都数得出来,那时候冒头的有全时便利店、邻家便利店,还有站在风口浪尖上的那个便利蜂。

而在经过2019年的沉寂和市场的不断调整,浮躁的便利店市场逐渐平静下来。在因为这种资本沉寂带来的邻家关门、全时禁声之后,似乎只余那个风头最盛的便利蜂。

不可否认的是,在便利店领域便利蜂一直是舞台中央的舞者,即使在公共卫生事件之下也是如此。

近日,便利蜂宣布,2020年将向全国应届大学生开放2000个工作岗位,较2019年增长逾16倍。

消息传出,在业界引发轩然大波。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便利蜂三年的时间完成1500家门店的扩张,扩张速度远远超过7-11和罗森。

也因此,便利蜂给人的感觉就是“财大气粗”。

01 疯狂的扩张:未来三年一万门店

2017年2月在北京开出第一家门店的便利蜂,于2019年9月完成了1000家门店的扩张。截至目前,便利蜂2年时间内在全国已经拥有约1500家门店。

然而,疯狂的便利蜂门店扩张之路还没有结束。2019年9月,便利蜂宣布在未来三年要完成一万家门店的开业。

这已经明显超过了便利店行业规模排名前两位7-11和罗森的扩张速度。

但是“疯狂扩张”真的能够作为便利店的护城河吗?

之前秉持这一战略的全时便利店,突然之间的分崩离析,也许意识这样战略的结果,可能并不如人意。

成立于2011年的全时,用了4年的时间在北京的开店数量超过了有254家店的7-11。

2017年11月,全时宣布启动“百城百万”计划,拟投资百亿元五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门店数超过1.1万家。这样的雄心勃勃,与便利蜂现在的高调言行几乎如出一辙。

但是到了2019年,全时便利店关门大吉,部分店铺相继出售被其他企业接手。

一方面是因为其母公司复华控股集团资金链紧绷;另一方面则是全时便利店的疯狂扩张加速了对经营资金投入的需求。

而一旦资金链断裂,就是一个分崩离析的下场。

问题是不管便利蜂还是全时,疯狂扩张之时所依靠的都是从资本市场上获得的融资作为炮弹。但当前的资本市场对企业情况的判断却悄然起了变化,而这一点其实才会左右便利蜂到底能不能撑下去。

02 不盈利的便利蜂有明天吗?

商业的本质是盈利。

在WeWork事件之后,华尔街的投行已经明确达成了一个核心的共识。那就是只有盈利的企业才是好公司,能长期盈利的才是好模式。

而这样回归投资本质的认知,也在从华尔街逐渐传导向全世界。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2019年下半年开始,那些不盈利的传统模式在融资的时候都或多或少受到了阻碍。

而尽管便利蜂把扩张和市占率的故事讲得豪华大气上档次,现实的盈利依然无法实现。这在其融资上面,逐渐成为了减分项而不是加分项。

根据《2018年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便利店的房租成本、人工成本、水电成本分别上涨了18%,12%,和6.9%。

犀牛财经之前算过一笔账,以2018年的北京为例,在一个人口密集的商区租下100平米商铺,每年租金大概在40万元-50万元,然后加上人工,货款,设备,水电等费用,一年的费用要到60万元-70万元。

按照这个成本计算,便利蜂1000家门店每年就有6亿元-7亿元的运营费,此外,伴随着门店的持续扩张,若是便利蜂无法实现盈利的话,后续上涨的运营费用就会逐渐挤占为数不多的经营流动资金。

而今,形势今非昔比。对于目前1500家门店的便利蜂来说,在当前的背景下,连实现收支平衡都已经变成一个奢望。更何况,未来三年便利蜂的计划是1万家门店。

毕竟,想靠互联网流量获取的方式来获得线下的收益,对于传统的这些行业,还没有成功的例子。

尤其是,便利蜂的所谓的“互联网方式”还只是在结账方式、商品推荐和APP上有所体现,其他方面与传统便利店并未有什么区别。

在此背景之下,实现盈利的本身还是要回到线下便利店经营上来。

对于便利蜂来说,与7-11和罗森等便利店相比并未有突出的运营优势。而没有特殊优势和盈利能力的便利蜂,还能否吸引资本的追逐,成了值得怀疑的大问题。

毕竟资本是逐利的。

当一家便利店经营公司不能尽快的实现扭亏为盈,而是频繁的通过融资的方式扩充自己的规模,这在投行眼中也会逐渐变成不良资产。

如果到了投行都想放弃的时候,便利蜂就会面临一个危险的局面。至于未来便利蜂能否走出这个不盈利的怪圈摆脱危险,GPLP犀牛财经将持续关注。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