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流断裂,新片未定,四川院线行业的曙光在哪?

文 | 甘雅婷 李根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影院复工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 3月20日全国总票房仅有1.38万元。事实上,以往的电影旺季,一个县级城市的800座影院,一天就能达到这个票房收入。

《中国合伙人》《狼图腾》《战狼2》《流浪地球》与《何以为家》宣布成为第一批再映的公益影片。被疫情突然“喊卡”之后,电影业终于迎来复工“启动键”。

“片源较少,上座率上不去,电影复工也只会消耗成本。”五月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对界面四川表示,“其实复工后最怕疫情反复再‘一刀切’,对行业会造成更大的二次伤害。”

损失不止“春节档”

3月20日,自贡市宣印发了《自贡市影院有序恢复开工工作指南》的通知。

这对姚芳来说算是好消息。她是四川省富顺县瑞祥太平洋影院的影院经理。 1月24日,她所在的影院正式关门歇业。转眼两个月过去,她再次回到影院,完成值班经理例行的检查工作。

姚芳打开影院大门上挂着的锁,迎面而来的黑暗和灰尘气息让她感觉恍若隔世。

手机电筒的光亮,帮助她找到过道灯开关,随后,影院观众等候区、海报陈列处、售票区等区域,被逐一点亮。两个月前热闹和喧嚣——长长的候场队伍,弥漫整个影院的爆米花香气,远得像上个世纪。“现在冷清得没有半点人味儿了。” 姚芳说。

疫情发生前,四川省富顺县瑞祥太平洋影院长长的候场队伍。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谈起两个月前退票的那个下午,她语气里还有掩藏不住的失落和无奈。

 “为了春节档,我们准备了价值10万元的卖品,还专门招了2名临时工。预售票房也达到了8万。”

但随着春节档7部影片的陆续改档,预售票房很快转化为退票压力。

姚芳回忆,退票当天,4名影院经理和3名员工,从下午一点一直忙到晚上十点,电话联系会员退票,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根据我们影院的规模,今年春节档收入预计150万。疫情来袭,不仅颗粒无收,部分临期卖品库存待处理,还要承担员工工资、房租、物业费等必需支出。”

姚芳只需要考虑这一家影院的盈亏。但对于她影院所属的五月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言,问题更为严峻。

赵理是五月花文化传媒的财务总监,疫情期间,他常对着财务报表发愁。

他们公司旗下共有7家控股影城,分布于四川、陕西和湖北三省。7家影城均以加盟方式,加入四川太平洋院线和湖北银兴院线,换句话说,七个影院的人财物,均由公司自行管控。

2019年,7家影城累计实现票房收入3818万元。猫眼电影数据显示,公司在全国影投公司票房排名为99位, 四川省影投公司票房排名前5位。

票房收入越靠前,春节档的损失也就越大。和大多数影院一样,为了春节档,公司各影城主管及员工均安排了提前补休或轮休,还提前招聘了临时员工或兼职员工,做好了岗前培训和雇主责任险的购买等工作,准备了近120万物料。春节档预售累计也超过50万元。

“但现在不仅没有收入,105名员工的工资要照常发,48块荧幕需要定期运行和维护,房租、水电费、加盟服务费都是一笔笔无法避免的开支。”赵理透露,目前七家影城都是亏损状态,票房亏损预计占全年票房收入的30%-35%左右。公司的现金流最多还能坚持1-2个月。

政策“看上去很美”

春节档缺席,大盘票房数字止步于除夕之前。

按猫眼电影此前预测的2020总票房700亿元进行测算,春节档/情人节档的预计票房损失在117亿。票房损失均摊到每一家影院身上,对于许多“现金流”不乐观的影院来说,打击是致命的。

“现金流就是血液,‘血液’能流动,影院就能存活。” 五月花文化传媒总经理陈铭立举例道,“大多数影院账上的存款仅能维持一个月,靠上个月的票房收入发这个月的工资是业内常态。许多影院都把希望寄托在春节档,在这个关键节点回流资金,获取收入。”

受疫情影响,“倒下去”的电影院不在少数。 而疫情也激发了电影业发展的B面,加速行业洗牌,现金流充沛的院线,正抓紧机会并购,实现行业整合。

横店影视2019年年报显示,受疫情影响,没有充足现金流的影院将生存维艰,影院投资门槛将进一步提高,中小影投公司投资信心降低,市场整合速度加快。横店影视2019年新开影院53家,2020年还计划新开60家左右,且不排除通过并购方式壮大影院规模。

无独有偶,上海电影也发布公告称,为推动影院终端产业的整合,投资8000万成立资管公司,公司将依托上海国有文化企业的产业优势、资源优势与品牌优势,通过并购、增资、参股等形式对长三角及周边区域内的影院进行投资与整合。

是被并购,还是挣扎着活下去,是中小型电影院必须面对的“二选一”命题。

事实上,多地已经出台了政策,挽救电影行业。

首先发布扶持政策的是北京。2月12日,北京市电影局发布“致首都电影行业的公开信”,提出三方面措施保证影视行业健康稳定发展。其中一条为,提前启动本年度北京宣传文化引导基金(电影类)、电影专项资金申报工作,出台相关政策加大对影视文化企业扶持力度。

同月17日,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全力支持服务上海市文化企业疫情防控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对于影院的辅助政策包括,补贴影院,依托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对因疫情影响停业的电影院,予以适当的补贴和支持。

在四川,也出台了关于应对新型肺炎疫情支持电影业健康发展的十条措施。这十条措施包括,加大影院补贴力度;延期征缴或减免电影专资,对2020年新建县城影院、乡镇影院给予补贴,对深度贫困县影院进行专门补助等。

三地政策,无一例外都提到了“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据《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上缴的实施细则》,国家电影专项资金来源之一,是根据标准从放映收入中提取。用赵理的话说,对于电影院而言,每一张电影票票价, 有5%是要作为电影专项基金上缴的。

除了以上政策,银行也为中小企业提供了诸多的贷款措施。对于目前仍在苦苦挣扎的影院,这些政策是否可以“雪中送炭”?

“现在银行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方案倒是很多,但无外乎信用贷款和抵押贷款两大类。信用贷款,银行一般需要公司股东及其个人财产作为担保或抵押,公司股东层很难解决。至于抵押贷款,银行喜好的都是房产或土地,而电影院场地多为租赁,放映设施设备等具备高价值的专业资产,并不受银行或担保公司的青睐,资产结构决定了这条路走不通。” 陈铭立表示。

“各大影院最急需的就是现金流转。”五月花文化传媒董事长关海成说,“但截至3月21日,国家电影专项基金并没有发到四川五月花文化传媒公司旗下的七家影院中。”

“政策没有公布具体的时间节点。这是救命钱,我们也理解政策落实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和医疗救援的急迫性无异,晚一天,就不知道有多少影院会倒下去。” 关海成直言。

赵理认为,社保退还的模式对于国家专项基金的发放极具参考价值。“在疫情期间,各地税务、人社、医保等部门都是采取直接退费的措施,专项基金如果‘原路退还’,操作可行性很强。”他补充道,目前,这笔基金费用目前没有被使用,如果将影院原来缴纳的基金还给影院方,能有效缓解影院困境。

复工不是一句口号

3月17日,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已透露,在一定的防控措施下,可开放影院、网吧、KTV等场所。

次日上午,“武侯区影院群”就传来消息:“关于影院复工,区委宣传部对接了市宣电影处,影院要等电影局统一安排,和其他区域性的文化场所有所不同。由于全国电影发行单位还未明确电影放映排片计划,影院即便开业也基本无新片可放映。请大家稍安勿躁,可做好复工的前期准备,待供片体系恢复后,按审批流程有序复工。”

3月下旬,武侯区发布电影院复工开放指南(试行)附件

可复工之后,多久才能恢复到以往的状态,影院人心里也没有底。

猫眼研究院最近一项调研结果显示,近七成观众选择在疫情结束之后“聚餐吃饭”和“去电影院看电影”;并且半数以上观众在经历疫情后影院观影的意愿增强。但对于观影的时间节点,三成观众表示“只要影院营业,就会去电影院观影”,观影意愿迫切;六成以上观众则等待官方宣布疫情结束。

除了观影人群的消费需求或受影响,缺乏播放片源也是影院复工之路的“拦路虎”。

目前,原定春节撤档的影片暂未公布最新上映时间。中影发行公司宣布将发运第一批影片节目硬盘,包括《中国合伙人》《狼图腾》《战狼2》《流浪地球》《何以为家》这五部影片。经过协商,五部影片以公益方式上映,发行方和片方将应得的43%分账部分,全部让利给影院,有助于影院恢复营业,同时建议影院能考虑以公益放映或低票价的方式让利给观众。

在五月花文化传媒看来,这类似于演唱会的“返场演出”。或许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影院的票房问题,但为唤醒消费者的观影需求,传达了良好信号。

有消息称,5月1日开始,将迎来影片上映的高峰。但是如果整个行业没有完全恢复的话,制片方和出品方或有顾忌。“电影院未全面复工,无疑会影响票房。”关海成表示。

复工之后,不少消费者对于影院卫生环境还有所担忧。猫眼研究院调研结果中,有略高于一成的观众表示疫情后观影意愿降低,其主要原因是“担心电影院的卫生安全状况”。 不少调研观众也对影院提出“做好消毒工作”、“加强卫生管理”、“保持空气流通”、“控制上座率”等建议。

陈铭立也表示,“最怕复工以后,一个地区或者两个地区,再出现疫情,然后‘一刀切’。那时候再启动复工,就更难了。”

(为了保护隐私,稿件中人物及公司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