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油旋子锅魁网

油旋子锅魁网

B站财报:2019年净亏损13亿,盈利能力再受质疑

时间:2020-12-03 18:38:12 出处:加藤英美里阅读(143)

文|节点财经  三条

编辑|化雪

说起来,B站这个聚焦二次元文化的“小破站”能上市,背后是长达10年的二次元用户积累。但对于上市后的B站来说,单靠讲二次元的故事创造更大的价值显然不够。这就需要B站证明自己在非二次元领域的增长潜力,从小破站到大平台的“破圈”势在必行。

B站的2019是不断“试错”调整的一年。我们看到,这一年B站在游戏、直播、电商、广告等各个维度大步快走,希望能以此摆脱公司对游戏业务的依赖,实现多元化业务的均衡发展。然而,B站在3月18日发布的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却交出了一份“净亏损13亿”的成绩单。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01 /营收增长与亏损扩大同在

成立十年,亏损一直伴随着B站。

2019年,B站的关键词是“破圈”,B站CEO陈睿也曾表示2019是B站转型的重要一年。从财报反映出的情况看,B站的破圈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B站从起家的二次元和动漫内容破圈而出,转向包含所有UGC内容的视频服务。其二,B站调整业务结构,从单一倚重游戏收入转向多元化营收,提升直播、广告、电商业务的比重。最终的目的,是实现业绩的大幅增长。

据B站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B站2019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67.779亿(约合9.7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2019年净亏损为人民币13.036亿(约合1.872亿美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5.650亿,净亏损规模较上一年扩大近130%。

数据来源:B站财报

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B站的收入来源分为游戏收入、直播与增值服务、广告收入、电商及其他收入四个板块。过去的一段时间里,B站对游戏业务有着较高的依赖。2019年,B站有意调整业务结构,提升直播、广告、电商等非游戏业务的占比。

从2019年第四季度,B站的游戏营收为8.714亿,同比增长22%,占Q4营收比重的43.4%,这是B站上市后游戏占比首次低于50%,表明B站正在逐渐摆脱对游戏业务的依赖,业务结构调整的效果初步显现。

同期,B站的非游戏业务方面,四季度实现收入11.4亿,同比上涨157%。具体来看,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实现收入5.7亿,同比增长183%;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2.75亿,同比增长241%;广告业务收入2.89亿,同比增长81%,拉动公司的营收增长。

数据来源:B站财报

尽管B站2019年经过一系列的调整,营收能力有所提升,但眼下,B站仍没有摆脱亏损经营的现状,2019全年“净亏损13亿”亦是不争的事实。

据财报显示,B站2019年一季度至四季度的净利率分别为-14.21%、-17.54%、-19.21%及-19.23%,公司的的净利率一直处在下滑状态。而B站持续处在亏损经营的状态,势必会影响投资人对公司真实价值的判断。

数据来源:B站财报

纵观B站的2019年,公司的营收实现增长,但亏损规模也同比扩大。回归业绩报告本身,B站亏损规模扩大的原因是什么?

/ 02 /经营成本高企,业务布局摊大饼

从财报反映出的数据来看,B站净亏损规模扩大的原因是经营成本的持续走高,更多在于营销、电商履约等开支。

据财报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B站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8亿、41.29亿、67.78亿,同期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9.19亿、32.73亿、55.88亿,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7.7%、79.26%、82.44%,呈上升态势。

其中,B站2019财年营收成本为55.88亿,同比增长71%;运营总支出为26.85亿,同比增长69%;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1.985亿,同比上涨105%,主要是移动游戏促销支出的增长、销售和营销人员增加及与电商业务有关履约成本的增长。B站在财报中表示,针对跨年晚会的活动推广也是重要支出。

可见,正是B站各项运营支出的增长,逐渐扩大了公司的亏损规模。

数据来源:B站财报

B站经营成本高涨的背后,与其2019年对直播业务的侧重不无关系。2019年底,B站花费近8亿拿下未来三年英雄联盟S赛的直播权,花近5000万签约原“斗鱼一姐”冯提莫。值得注意的是,B站仅2019年四季度的在直播、原创内容、渠道方面的收入分成费用就有7.051亿。

虽然B站“豪赌”直播,但B站直播的变现能力并不占优。据财报显示,四季度B站平台MAU为1.303亿,非游戏用户ARPU约为8.7元。与此相比,斗鱼的MAU为1.658亿,B站这个数据比斗鱼落后了3500万;在ARPU收入上,虎牙收入为16.42元,B站几乎只有虎牙的一半。斗鱼、虎牙已经建立了足够深的壁垒,B站想要赶超两者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

而且,B站在广告业务上的变现效果也不理想。据老虎证券数据显示,B站的广告单价相比其他平台低,广告单价通过eCPM(每千次展示可以获得的广告收入)只有10元,相比起来,抖音的eCPM是140元。更重要的是,B站用户更注重内容观感,此前B站贴片广告的效果不佳,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B站用户对广告的厌烦,进而影响B站的广告变现效果。

数据来源:老虎证券

同时,B站的三次元业务的创收能力饱受争议。比如,此前的B站影业,成立一年颗粒无收,惨遭大股东200万元甩卖;试水的赴日旅游项目,也因收益欠佳而也不了了之。B站当下正在探索电商业务,售卖的是围绕ACG的周边、手办等产品,体量受二次元文化圈限制,创收能力有限,无法成为B站的盈利支柱。

不难看出,B站在尝试摆脱单一依靠游戏收入的业务布局后,形成了一个集合直播、广告、电商的多元化业务结构,但这个多元化布局却形成了一个“摊大饼”的局面,饼很大,但能否真正“充饥”充满了不确定性。B站想要实现扭亏,还为时尚早。

而随着B站的持续破圈,属于B站的将会是一场生态之战。

/ 03 /“生态之战”战局已开,B站的未来走向何方?

B站的所有商业逻辑,都建立在B站的内容生态上。B站CEO陈睿在电话会议上将“内容生态”布局,提升了权重。

我们从其业绩报告中提炼出了一条可执行的路线,即围绕“内容生态”对IP、知识付费两个方面进行深化,吸引新用户的持续入驻。但B站想要真正做好这件事,面临的挑战可是不小。

内容IP方面,B站购买了《哈利波特》系列、诺兰版《蝙蝠侠》、《大侦探福尔摩斯》等剧集,并先后上线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人生一串》等纪录片。尽管B站购买了大量的内容IP,但在内容资源的储备与体量仍无法与爱优腾相提并论。自制内容方面,B站仅在纪录片方面有投入试水,也不会像爱优腾一样进行大投入。

知识付费探索方面,2019年9月,B站对知识分享类直播和视频的创作者提供扶持,为知识付费领域UP主提供曝光、专项资金、运营支持。考虑到B站至今仍处在亏损经营的状态,其在知识付费方面的扶持力度,远没有字节跳动那样“财大气粗”,最终能带来多少用户留存和转化仍是未知数。

与此同时,B站大UP主的制作原创内容的积极性正在下降。据财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B站月活UP主投稿量为280万,较上一季度净减少30万;月均互动次数达24亿次,较上一季度净减少1亿次。这就意味着,B站的UGC模式在消耗完目前这批二次元内容和UP主后,未来持续刺激用户付费的新内容的增长点尚不明晰。

总结来看,虽然B站2019年的各项调整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但“饼”摊得太大也埋下了诸多的风险。互联网圈盲目扩张规模、失去焦点的案例不在少数。这些企业采用烧钱拉新、强化交易属性的方式换流水的,最后大多是被拖垮的结局。千团大战、移动出行如此,乐视、暴风扩张失利的案例仍历历在目,B站的2020需要引以为鉴。

在B站财报电话会议上,陈睿预计公司2020财年第一季度净营收将在人民币21.5亿元到人民币22.0亿元之间;2020年的用户增长目标定为1.8亿,2021年为2.2亿。那么这期间,B站如何缩短各项业务的试错时长,找到盈亏平衡点,仍需它给出答案。

分享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

西部矿业25亿投资打水漂?上市12年市值缩水1500亿 大兴安岭地下现罕见太岁 重达22斤 [专访]他用手机拍出比相机更好的照片 火箭又破季后赛历史纪录 优秀应届毕业生都去了什么行业? 受大罢工影响 阿根廷航空取消4月30日所有航班 北京不动产登记信息网上查询系统20日上线运行 草间弥生“进行时” 为上海“定制” 第五套人民币将要发行 有望3季度上市 长安欧尚科赛GT最新消息